陈柱《周易论略》刍议

2019年09月27日 00:46  国学院    5    收藏

 

(湖南科技学院 国学院,湖南 永州 425199)

要:陈柱是中国近代著名的国学大师,一生治学精勤,著述范围遍及经史子集四部,据说有九十二部著作问世,而《周易论略》便为陈先生的代表作之一。该书汇集中外学者对于《周易》的论说,去粗取精,可谓是融汇古今,博采众长。除此之外,他对于《周易》的研究也渗透了新史学的研究方法,多新奇见解。《周易论略》语言简明扼要,通俗易懂,不仅适合作为初学者的入门读物,而且也适合作为研究者的文献参考

关键词:陈柱;《周易论略》;入门读物;易学研究

《周易论略》版本著录

陈柱(18901944),幼名绳孔,一名郁瑺、柱,字柱尊,号守玄、萝村山人,广西北流民乐镇萝村人,民国时期著名学者、诗人。[1]P1勤于国学,精于子学,五十余年著述九十余种,议论遍及经史子集四部,实不多见,而《周易论略》便是其代表作之一,此书最初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发行,之后又传入台湾,笔者总共收录到该书的六个版本:

1.《周易论略》,收入“万有文库”,上海商务印书馆192910月初版,19347月再版。共计81页,32开。无作者序跋。192910月版于版权页上印有“中华民国十八年十月初版”字样,并显示其发行兼印刷者为上海宾山路商务印书馆,发行所为上海及各埠商务印书馆。而19347月版则为其再版,于版权页上印有“中华民国十八年十月初版”与“中华民国二十三年再版”字样,发行所不变,发行兼印刷者更为“上海河南路商务印书馆”。

2.《周易论略》,收入“国学小丛书”,上海商务印书馆19334月初版。共计81页,32开。沿用了“万有文库”的版芯,内容与版式完相同。19334月版的信息较前两本更为详细,不仅有发行兼印刷者为上海河南路商务印书馆、发行所为上海及各埠商务印书馆的信息,而且还显示了该版的发行人与主编者为王云五、每册定价大洋贰角五分等信息,另有“外埠酌加运费汇费”的字样。

3.《周易论略》,1976收入无求备斋易经集成”,台北成文出版社出版据民国十八年(1929)上海商务印书馆铅印本影印。

4.《周易论略》,1985年,收入“人人文库”,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。19766月台一版影印版该书尾页显示其发行者与发行所均为“台湾商务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”,定价为新台币拾贰元整。

5.《周易论略》,2008年,收入“民国时期经学丛书”第一辑,林庆彰主编,台湾文听阁图书有限公司出版影印版

6.《周易论略》,2013年,收入国学小丛书”,北京瀚文典藏文化有限公司出版影印版

以上便是笔者切实搜寻到的六种版本但除了1933年版为1929年版的再版,其余四种均为1929年版的影印版。

其中关于该书之初版本,众说不一,刘小云所著《陈柱生平及其学术思想研究》中记载有关《周易论略》的版本信息为“《周易论略》,商务印书馆1924年版,1929年版,1930年版……”[2]P281,陆阳所著《无锡国专》中也曾记载“《周易论略》,1924年、1930年商务印书馆本。[3]P453两书中都断定1924年商务印书馆曾刊印此书,可惜笔者并未找到该版本的准确信息,故未予著录。至于1930年版,因作者也未找到该版的详细信息,故也未将其录入。

陈柱为民国时期的学术大家,著作数量庞大,但自1949年以后惟少数几种著作在大陆再版之外,鲜有整理本问世,可见其学术成就被整体忽略现象之严重。《周易论略》更是直至1976年时才有影印再版消息。

《周易论略》内容概述

《周易论略》全书篇幅不大,主要是对《周易》的起源、特色、编纂、名称、文体以及其所包含的科学知识展开论述,并节录几段《周易》以供选读。除此之外,本书还引用了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与郑玄、章太炎、刘师培等人的论述对其加以说明,可谓是博采众长,包罗古今。笔者现将此书分为三个部分概述如下:

(一)起源、特色、编纂、名称

1.起源

关于《易》之起源,陈柱的观点是肯定其起于八卦,开宗明义,指出:“八卦为文字之始,故自刘歆《七略》、班固《汉书·艺文志》以来,多以《易》为群经之首。”[4]P1接着又引班氏“易为之之原”一语,表明《易》的地位,即《易》为群经之原,为文学之原。同时,节录《汉书·艺文志》中有关《易》之撰述进行解释说明。最后,又引《史记·周本纪》和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的相关内容,予以进一步的论述。

2.特色

关于特色,作者主要引用《汉书·杨雄传》中的内容,指出《易》之文学,最大特色有四:一是卦画始于宓戏,为文学之始祖;二是经文成于文王;三是“十翼”成于孔子;四是《周易》没有遭受过秦火,散乱的篇目比他经要少。

3.编纂

关于《周易》的编纂,陈柱首先提出西汉大儒的两个观点:一为《易》为宓戏、文王、孔子等三人所作;二为卦辞为文王所作,爻辞为周公所作。然后又引清代吴汝纶之言对第二个观点进行辨析,认为:“爻辞之非周公作,颇可独信。”对于第一个观点,作者虽然表示不足以信从,但又因此论并非该书所看重,故存而不论。

4.名称

在对于《易》名称的论述中,作者先是将有关《周易》的叫法一一举例,但并未过多辨论,只认为孔颖达的观点颇为可信,即“文王所演,故谓之《周易》,犹《周书》、《周礼》,题周以别余代”。然后又引《说文》之语,断言《周易》得名于变易,并由此得出《易》之定义:“天地之道,无不变易之理;此必变易之理,即至不易之理;此不易之理,乃即天地至简易之理也。”

(二)文体

关于文体的论述,是本书最为丰富的内容,主要分为以下几个部分:《易》之文体,《象传》之文体,《系辞传》之文体,《说卦传》之文体,《序卦传》之文体,《杂卦传》之文体,以及全经及卦爻之结构。笔者便按这七个部分内容介绍如下:

1.《易》之文体

关于《易》之文体的论述,陈柱首先以近人某氏所著《中国文学史》中的一段话作引,指出《易》文之用韵出于天籁,故《易》之文体可谓最古,然后又以乾卦与坤卦为例,从用韵情况着手,分别展开论述。

对于乾卦,作者主要从“解经体之文”入手进行分析,分别指出:爻辞造词奇险,用韵变化;彖传音韵铿锵,自然之致;小象传则是时而有韵,时而无韵。故而提出“文之用韵,一以便于记诵,二以增其情韵。易文之用韵,两者均兼之”[4]P9的观点。对于坤卦,作者先举其文字说明用韵之变化,然后又引唐蔚芝先生“凡文之发扬韬厉者,具用阳韵”、“阴为体而阳为用”等看法进一步对《易》之文体进行总结概括。

除此之外,陈柱还对吴汝纶疑《文言》非孔子所作的观点进行了辨析,并摘录荀悦《前汉纪》第二十八卷和班固《汉书·游侠传》序论进行对比,认为“吴说固持之有故,言之成理”,但“亦有不可尽信者”,并指出:“沿前人旧说,出其人之姓名与否,各随文便,实古人行文之通例。”然后又以贾生《过秦论》和《汉书》为例,进一步证明古人文例不如后世谨明。最后,作者引近儒马其昶、日人大桥正顺和并木正韶之言进行论述,并认为“孔子固尝作《文言》、《系辞》等”。

2.《象传》之文体

本节内容主要是对“彖象不连经文”的现象进行论述,作者首先说明“经之卦爻辞传之彖象文言,本各自为书,不相杂厕”,但“后之注易者,以求便于诵读”,故“始合之”。接着又引《魏志》之言,认为“彖象等连经,殆始郑玄”,并以屯卦为例,指出其爻象杂厕,韵语全乱,文体亦非本来面目,具体列出其割裂之病。最后又节录《象传》一段,以此为据,总结道:“其文体之奇整变化,不可方物,诚古今之奇文也。”[4]P24

3.《系辞传》之文体

关于《系辞传》文体,作者认为“昔人言其似《中庸》,诚非虚语”,但其中亦颇多颠倒错乱。为解释此种说法,他特地节录其一二段进行分析,指出《系辞传》文体“实多不纯”。又因有“解释爻词甚似《文言》传者”,故又节录《文言》中一段加以解释说明,并引马国翰之言予以论述,最后陈柱下一结论:“汩乱经文,固大不可;然倘注明原本,则虽有移动,亦未为汩乱也。”[4]P32

4.《说卦传》之文体

对于《说卦传》文体的论述,陈柱首先是引近儒刘师培之言,指出《说卦传》多用《易经》古象词,偏于言象,而易爻之词本多假象,《说卦传》之文亦多源于此。接着又引出《中国文学史》中一语,从文学的角度进行分析,他认为:“易爻取象为文中假借词之最古者,至今沿用不绝,盖即骈俪文词藻之滥觞,斯亦可见《爻辞》、《说卦》之文体,影响于后世文学之重大矣。”[4]P33

5.《序卦传》之文体

关于《序卦传》之文体,作者首先评价其“语如连珠”、“理尤入妙”,又节录一段以供参考,并认为其中“丽必有所感……”三句必为后人所增,若将其删之,则“文之发端与上篇之体例合”。紧接着,他又引周弘正“《序卦传》以六门相摄”的观点对《序卦传》文体之结构展开论述,并以唐蔚芝先生之语加以论证,进一步指出:“其序次第,或为人类进化之阶级,或为人生修齐之至道,皆有至理。”然后又摘录近儒章炳麟《易论》中阐发古代进化之事的内容以供参考,指出“其文义,均祖述《序卦传》”,由此可见《序卦传》之精辟。

6.《杂卦传》之文体

对于《杂卦传》文体的评价,陈柱将其概述为“奇变”二字,并以此为中心,展开论述。为方便读者理解,他先是摘录《杂卦传》一段以供参考,指出其文“叙次各卦”,与《序卦传》不同。接着又以朱子《语类》中关于“《杂卦传》取反对为义”的内容为据,并引马其昶“《杂卦传》前破《序卦传》之例,从反对取义”一语,从《杂卦传》结构的角度展开进一步的论述,作者指出其结构“杂而不乱”、“纷而甚理”。最后总结道:“全篇多用韵语,尤见情韵悠扬之至。”

7.全经及卦爻之结构

本节内容是关于《周易》文体论述的最后一部分,主要对全经及卦爻之结构作了最后总结论述。关于结构,陈柱于开篇便指出:“全经及卦爻之结构,尤为惨淡经营,最见匠心之著作。”随后又将上下经之次序一一列出,他认为:“上下经之多寡虽不同,而其所以分之者亦甚整齐。”紧接着作者又借沈该之言道出其卦画相次与上下经多寡之故,即“卦皆以俯仰相次,上下经各画十八卦”、“二卦无对,故多寡之数自然不同”,由此可见全书构造之精妙。

至于全经爻词义例,陈柱对其评价为“精深严密”,且引刘师培之论予以说明。而后又曰:“盖互文以见义,即此二字,其精密也如此。”并再引刘氏之说予以补充,显示《易经》词例之严。关于《易经》之设象造词,则引近人杭辛斋之言,观其所举之例,指出其经营之苦。至于《易经》之文字,他以拉克伯里氏所著《支那太古文明论》一书为据,说明:“以易卦为古文,于一字之中,包含众多之义。”并节录其书一段予以证明。接着,作者又以词义为引申,对其假借之法展开论述,并引《话韩氏易》一条云:“经文以假借为引申。”又摘录《周易假借论》中一段予以补充,即:“彼此相借,全为易辞而设;假此以就彼处之辞,亦假彼以就此处之辞。”且进一步说明了其假借引申之理,即:“各随其文以相实,而声近则以借而通。”又举字例以证之。并且,陈氏认为拉克伯里所言殆无大异,故此断言《周易》可谓是世界最古之字典。

本节内容的最后一部分,是作者对《周易》之精神的论述。关于对《周易》精神的看法,陈柱认为:“全经六十四卦之爻,其精神所聚,皆欲变而为既济。”并引惠栋与曹元弼之言对《周易》之义展开进一步的论述,且无论是惠栋所言之爻位,还是曹元弼所言的郑、荀、虞三家之论,都离不开“既济”二字。虽然荀氏言升降,虞氏言消息,郑氏言爻辰,三家之言似是而不同,但在作者看来,三家的观点又皆同于“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皆当变之以正,以成既济”。

(三)《周易》所包含的科学理论

众所周知,《周易》义理之精辟,包罗之广大,与科学有许多相合之处。故本章内容便主要讲了《周易》与天文学、地学、力学、水力学、重学、光学、电学、生物学、微生学、森林学、名学、数学等十二种学科的理论相通之处,分而论之,最后又附以文本选读,并进行详细解释。

1.《周易》与天文学

关于降雨,本节先是引胡远濬之言道出天文学家对降雨的解释,即地之气,受热则轻,轻则上升,若被冷气下压,则降雨,若复有热气阻之,则为云。对此现象,作者又以小畜之卦来解释其原理,以热者为阳,冷者为阴,指出其中所蕴含的科学道理。现摘录一段,以供读者参考:

故以九五上九二阳爻为太阳热,地气受其热则轻而上升,六四一阴爻,为空中冷气,地气遇其冷则当下降而为雨。初九、九二、九三三阳爻为在下之热,当下降之雨,为此热所阻,遂不能下降而为云。故曰:密云不雨。[4]P62

关于潮汐涨落,作者以坎卦为释,引胡远濬所言云:

水之不失其信,可以潮汐验之。天学家谓地球与日月各有公重心,其潮汐之子午应期,由于离心向心二力。有孚,维心亨,坎之所以取象焉。[4]P62

关于日食之象,则以明夷象为释,作者按惠士奇、胡远濬所言,得出古人已明地球为圆,自转为昼夜之理,并引马其昶之言予以解释,妙趣横生,文曰:

自五以下皆言明夷者,明而被夷,杜邺所谓日食之象也。上六不明晦,则日入地平,昏夜之象也。天文家言月运行至日与地球之正中,而月蔽日光,则为日食。此卦离日在内,坤地绕于外,中互坎月蔽日之明;坤体三爻,地之全球也。五在内,向日为昼,伤于坎而明夷;外半球背日无光为夜,上六一爻当之,所以最暗。失则者,失其明照之常也。[4]P63

关于风的形成原因,作者则又以姤象结构为释,首先是引胡远濬之言:“积气之下阴遇阴而为风,故曰姤。”说明其原因,而后再具体指出姤象符号所含之意与当今气象学家所言的相通之处。至于天地形成之原因,则以大畜象为释,并引顾炎武与胡远濬之言进行补充。

2.《周易》与地学

关于地热之理,陈柱以坤彖为释,先引胡远濬之言道出今世地学家对地热现象的解释,而后又一一列出解释中与坤彖中的相通之处,并肯定“此爻乃地动之确证”。至于地动之理,他则以坤爻为释,引谭嗣同之言,举例自古以来文献中所记载的地动之说,指明“地不与天同动,而独凝立于其间,则是崛强不顺”,紧接着又以“何以乘天”、“天者安在”为切入点,进一步对地动之理做出详细解释,可谓是结构紧凑,有理有据。

除此之外,对于地质方面,作者又以剥象为释,并再引胡远濬之言曰:“地质渐缩,乃凸而为山。有其凹者,始有其凸者。山附于地,剥亦甚矣;幸宅于下厚耳。”[4]P67道出剥象与今世地质科学的相通之处。

最后,关于地球自转公转之原理,陈柱则以革象为释,引曾纪泽之言云:“泽中有火,治历明时,即大地全体中心皆火,大力相攝,故得自转以成昼夜,绕日以成岁之说也。”[4]P68之后又引马其昶之言与《系辞》中有关革象的内容予以补充,引申出其中所参悟之新理,对其进行更深一层的解释。

3.《周易》与力学

关于力学,作者以《系辞》中乾卦为释,且此节内容并未援引多人之论说,唯引严复一人之说论述乾卦中所含的力学之理。兹摘录一段,以享读者:

夫西学之最为切实,而执其例可以御蕃变者,名、数、质、力四者之学而已。而吾易则名数以为经,质力以为纬,而合其名曰易。大学之内,质力相推,非质无以见力,非力无以呈质。凡力皆乾也,凡质皆坤也。奈端动之例三,其一曰:静者不自动,动者不自止,动路必直,速率必均。此所谓旷古之虑,自其例出,而后天学明,人事利者也。而《易》则曰:“乾,其静也专,其动也直。”后二百年,有斯宾塞尔者,以天演自然言化,著书造论,贯天地人而一理之,此亦晚近之纯作也。其为天演界说曰:翕以合质,辟以出力,始简易而终于杂糅。而《易》则曰:“坤,其静也翕,其动也辟。”至于以全力不增减之说,则有消息之义居其始。而易不可见,乾坤或几乎息之旨,尤与热力平均天地乃毁之言相发也。岂可悉谓之偶合也邪?[4]P69

4.《周易》与水力学

对于水力学,以讼象与大过象为释,先是引胡远濬之言充当对卦象的解释,而后又引马其昶之言论述其卦象与今世科学解释的相通之处。

5.《周易》与重学

重学即物理学中的重力学,作者以大有象为释,并引胡远濬之言云:“积者体积也,中者重心也。重学家论积有重心,凡车载物越其重心,则致顷覆。故曰:积中不败。”[4]P71

6.《周易》与光学

对于光学,则以观象为释,引胡远濬之言云:“光学界考察光之生显于气。如人见日光入室,微露一线,即有飞尘。设无此飞尘,其光即暗。风之行于地上无不入,光之所以于地上无不昭也,故曰观。”[4]P71

7.《周易》与电学

对于电学,作者以无妄象与小过象为释,以无妄象释“万物莫不有电”,以小过象释“电有正负之分”,如其有阴阳之分,并引胡远濬之言为之解释,即“天上之电,阳多于阴;地面之电,阴多于阳”,其中阴阳所代表的即为电之正负。

8.《周易》与生物学

生物学方面,则以蛊象为释,并引胡远濬之言,比拟附会,文曰:“物之生机不遂,而腐乃生。国之仁化不通,而乱乃作。故曰:蛊元亨而天下治。”[4]P72

9.《周易》与微生学

对于微生学,仍以蛊象为释,引胡远濬之言云:“山上之气清,山下之气浊,而风又自火出者也。格物家考求空气中多微生物,其性喜丽于浊热,随风振荡,而其为育至丝。凡物之腐壤皆原于此。故曰:山下有风,蛊。”[4]P72

10.《周易》与森林学

何谓“森林学”?今世森林学家解释:森林较多的地方水源充足。因当降雨时,树木枝叶可附着雨水,雨水又至一时尽泻入川泽,得以徐而渐入于地,故地水之源充足。作者又以井象为释,曰:“木上有水,井。”可见其义理与之相通也。

11.《周易》与名学

关于名学,陈柱开篇先引司马迁之言曰:“《易》本隐之以显,《春秋》推见至隐。”而后又以严复之言论述,认为其为“天下至精之言”,并运用西方的逻辑学角度进行求证,指出司马迁所说的根据隐微来推求显著的方法,就是演绎法;从明显推见隐微的方法,就是归纳法。由此可见,《易》即是数理演绎逻辑,《春秋》则是历史归纳逻辑。接着作者又以恒彖释之,并引李光地之言证之,认为“观其所恒,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”。对于此番言论,他认为其最得《易》旨,且是研究自然科学所要拥有的精神。除此之外,陈氏还认为:“研究自然科学者,皆综合多数之物而观察之,然后归纳,而定为原则。”[4]P74并指出这才是《易》所谓的“观其恒,而万物之情可见者矣”。

12.《周易》与数学

至于数学,作者则是引刘师培之言进行论述,其言开篇便指明“《易经》为数学所丛生”,并以卦爻代数学以用之。而后又从四个方面列举其中所包含的数学原理:其一,即卦爻分为阳爻与阴爻,阳爻为奇,阴爻为偶,犹如代数的正数负数之分。其二,各卦之爻,非阳多于阴,即阴多于阳,犹正数负数两不相等。其三,阴爻可进为阳爻,阳爻又可降为阴爻,犹正数可变为负数,负数可变为正数。其四,若一卦之中,阴阳爻相等,则其象必消,犹正负数相等,相加必为零。以上四条,则是为《周易》与数学的相通之处,可谓是有理有据,条理清晰。

最后,是本书的结语,短短几句,既有对《易》之为书,其“文字构造之奇变,义理开发之精新”的感叹,又有对国人的告诫,陈柱认为此书可作历史之资料,而不足以自矜耀,希望“勿执吾书以张目哉”!

《周易论略》学术价值

“柱著《周易论略》,现已阅毕,甚善。此书不过为学《易》者略略指示途径,其详者尚有《守玄阁易学》。”[5]P113

综上所述,《周易论略》作为论述类著作,最大的特点不外乎是就前人的《易》说加以归纳总结,而又加入自己的论点。但又因其作为陈柱著作中的历史研究类著作,又显现出“在研究中注重考辨源流,对研究对象的历史作出清晰的梳理”[1]P74这一大特点,此特点可见于开篇对《易》之起源的论述。除此之外,该书虽然作为一本研究《周易》的著作,特色鲜明,但于《周易》之文本未有太多梳理,更多是对《易》之文体、结构、其中所隐藏的科学知识等内容的阐发,从新的角度来看待《易》书本身所蕴含的研究价值。从当时的创作背景来看,该书从《周易》本身出发去论述其与当世科学的相通之处,可谓是顺应时代的需要,且作者于此书作结时也曾预测“以为今日欧美之学术皆求之于我国而已足者也”。而对《周易》文学、文体的重视,则应当与陈柱自己的为学经历与学术思想有关。[1]P48

不过,该书对于《周易》的探讨既多有新的见解,也不乏一些牵强论点。虽不足以完全令人信服,但也不妨碍读者开拓新的视野,从不同角度理解《易》书其“文字结构之奇变,义理开发之精新”。总之,《周易论略》不仅适合作为初学者的入门读物,而且也适合作为《易》学研究者的文献参考。

分享到: 更多
版 权 所 有© 湖 南 科 技 学 院 国 学 院
地址:中国·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 邮编:425199 电话:0746-6381356
网站管理登录 技术支持:开发者协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