训蒙斋六记

2019年09月08日 13:42  国学院    0    收藏

训蒙斋之田园牧歌的真相

后来,不知道是哪个小可爱在白板上画下《训蒙斋昆虫记》,实际上,活体蜈蚣才没有这么萌!我记得很清:第一晚,从墙角跑出的一条蜈蚣给女生宿舍带来不小的骚动。尽管这玩意儿在我们大永州并不稀罕,可是它出现在铺盖卷儿旁边这种事还真的是今生第一次。彼时彼刻,除了大声尖叫和暗自后悔,我们还能怎么办呢?尽管蜈蚣很快被威风凛凛的管理员擒拿归案,那一夜依然辗转难眠,总疑心会跑出第二条……

渐渐地,训蒙斋教我们认清田园牧歌的真相:南山上不只有白云,可能还有黑野猪。东篱下也不仅仅是黄花,还有大黄蜂。若要亲近自然,就必须接纳鸟兽鱼虫,它们是大自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不要惧怕真相,真相往往与真理同行。半夜里蛙蹲在门口放电,正午间蝴蝶停在拖鞋上闻脚臭,蟋蟀不分昼夜在宿舍里蹦哒……当你学会与自然共处,胸襟便自然开阔一重。

训蒙斋之勇于接受新食物

一样米养百样人,寄居在这个万物皆可泡的国度,有人日渐消瘦,有人却胖成了猪。韩式饮食着实清淡,连最该油腻的炸鸡都没什么油。好多小可爱表示不习惯,有人直接打开背去的乌江榨菜和康师傅。

我们常常害怕接受新事物,怕跌倒,怕被嘲。但在新食物面前,我们何妨勇敢一点。

可能你会爱上新食物,也可能新食物徒增你与泡面之间的感情。不论怎样,先试一试。你看那一碟碟白菜、萝卜、青瓜、鱿鱼……腌渍后多么爽脆!你看那一条条小黄鱼,油煎后多么肥美!还有黄澄澄的蛋卷、滑腻腻的凉粉、Q弹的年糕、香酥的炸鸡……海带汤、参鸡汤、豆芽汤,滴滴鲜美;白米饭、杂粮饭、荷叶饭,粒粒清香。大麦茶、五味子茶、人参茶……不想全部尝一遍吗?

训蒙斋之檐下听雨

檐下听雨,雨吵吵闹闹,夜却越发静了。此刻,适合在廊上席地而坐,三二人,小酌一杯玛格丽酒。说是酒,却丝毫不像酒。6%vol,甜甜的带点气泡,色白如豆浆。据说每个地方的玛格丽口感都不同,而淳昌郡的玛格丽是最棒的。我们没尝过其他地方的玛格丽,但是在夜雨加持下喝的这一杯,又有哪种能抵得上?飞檐斗拱,曲栏回廊,再密的雨也疏了。明庭阔院,木门纸窗,再疾的风也缓了。世事融进雨声,唯余一片哗啦啦淅沥沥。天亮时雨声依旧,开门见山,一时呆住:问君何能尔?心远地自偏。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

训蒙斋之失落的汉字

“立春大吉,建阳多庆。”

“凝道堂。”

“必也亭。”

……

我们常常看见汉字,古里古气的,让习惯网络用语的我们感到些许陌生。但自豪是肯定的,隐隐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我们也常常听到汉音,古堂先生读《小学》,晚松先生吟《兰亭序》,朴先生说张国荣、甄子丹,尽管声韵是变了的,但我们的耳朵还是能抓住几个音节,并为之窃喜,啊,原来是这个。

在东亚,我们曾经是学习的楷模,饮食、礼仪、文化、建筑……八方来贺,四方来朝。然而明以后,我们的影响力日趋式微,汉学衰败,汉字慢慢被剔除。

渐渐地,在那些残存的汉文化痕迹面前,我们怅然若失。带着失落感听课,求知若渴。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

“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,先治其国;欲治其国者,先齐其家;欲齐其家者,先修其身;欲修其身者,先正其心;欲正其心者,先诚其意;欲诚其意者,先致其知,致知在格物。物格而后知至,知至而后意诚,意诚而后心正,心正而后身修,身修而后家齐,家齐而后国治,国治而后天下平。”

讲义上的章句工工整整,汉字方方正正,教我们追求真理,嘉言善行,自律自爱,自尊自强;教我们格物致知,诚意正心,修身齐家,治国平天下。我们读了又读,背了又背,从中领略到此次游学的真正意义:寻找在他国失落的汉字,复兴我们的文明。

训蒙斋之温柔的她

她唤做“梅堂”。

这当然是个号,而非真名。

我喜欢当面叫她欧尼(韩语姐姐的发音),因她可亲;背后则一直称她为老师,因她可敬。她其实是个陪读妈妈,陪一个十七岁的男生在这里求学,因为聪慧,渐渐的也能识汉字,读汉籍。

她照顾所有人,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忙碌,摆饭桌、洗碗碟、补充零食、叠衣服……

我无意赞美这种奉献,在我看来,每个人照顾好自己,世界自然就能太平。为什么要别人照顾?自己没手还是没脚?但我又不能不为她的贤良所折服,她做了很多很多事,姿态、话语却从来都不失温柔。所以她是个温柔到骨子里的人,从内而外散发着光芒。所以我愿意戴上橡胶手套,每天和她一起陷入“洗碗地狱”。

我们是咖啡之友,两个坚决不加糖的美式控。为答谢我的帮忙,她请我喝咖啡,泡了几次罐装的咖啡粉之后,她驱车带我去外面浪。

其实也就是去十五分钟车程的一个咖啡店,孤零零的立在农田边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。她说近年来韩国很多这样的店,大家从都市归来,在老家闲闲地开个咖啡店或吧。

其实我们完全语言不通。所以我们喝咖啡时不能聊影视,也不能聊八卦,汉学什么的更加不可能。

我们只好常常保持沉默。沉默其实是迷人的,她的温柔在沉默中彰显出力量

和孩子一起在山里读汉籍的选择真的正确吗?孩子将来怎样考学?怎样融入社会?怎样求生?我想过这些问题,但没有问。

我喜欢她,相信她,也羡慕她遁世般的人生。我热切地盼着她来,等她来了,我也要带她去咖啡店,安静地喝冰美式,不说话。

训蒙斋之三个隐士

他们是三个隐士,是小众。

他们是训蒙斋的守护者,住在这离首尔四个小时车程的山里,与自然为伍。

他们是汉文化在韩国的传承人,讲汉学,读汉籍,写汉字,像是《大长今》中走出来的书生。

课堂上,他们严肃认真,课堂外,他们有着巨大的反差面。古堂先生会踩着板索里(一种朝鲜传统表演艺术)的鼓点跳舞,会在合影时比各种小心心,还会在练习射箭时把弓拉得比我们满。

柳先生毛笔字写得超赞,雨天,他在亭子里摆好笔墨纸砚,求字的人将他团团围住,他写完一张又一张,不厌其烦。合影时他总是在笑,胡须飘飘,笑容灿烂。告别之夜,他高歌一曲,完全专业水准。

晚松先生则是风一般的高冷男,总是在快速独行。他的房间堆满了古籍,四书五经,应有尽有。

某天,我们参观了遁岩书院和华阳书院,这两处曾经都是光彩熠熠的汉文化传播地,而今空无一人,一片荒芜。未来,在三位先生之后,训蒙斋是否也会陷入颓败之中?

古堂先生的住所名“自然堂”,源自河西金麟厚的《自然歌》:

青山自然自然,绿水自然自然。山自然水自然,山水间我亦自然。已矣哉!自然生来自然老。没有人知道训蒙斋的未来,但是在2019年8月,我们曾经来过这里,在大自然的怀抱中,聆听三位先生的教诲。这次经历必将在我们心中留下印记,并或多或少影响我们的未来。


分享到: 更多
版 权 所 有© 湖 南 科 技 学 院 国 学 院
地址:中国·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 邮编:425199 电话:0746-6381356
网站管理登录 技术支持:开发者协会